朋友,干了这杯龙舌兰

佚名 网络 人气:729 时间:2020-06-12

《敲开天堂的门》剧

每个人的饮酒之路,都有一个不一样的开场故事。

比如,我小时候见多了长辈们的觥筹交错,认为酒一定是呛鼻的,饮酒一定是过量的,喝多一定是要出洋相的。哪怕父亲拿筷子沾一点酒想给我尝,我也无比拒绝。

然而,当自己成年后,去到更多地方,世界、视野被打开,有关酒的味道则变得丰富多彩了。在这其中,龙舌兰酒以shots的方式惊艳亮相,独特的香气和充满仪式感的喝法,让我一次就爱上。

在写这篇的时候,正好看到一个以龙舌兰为基底的短饮调酒:

经典的玛格丽特变种,柠檬汁、糖浆与酒的比例微调,一起放入雪克壶充分摇晃,再倒入高脚杯,抹一圈盐边。30多的酒精度,为保持口感,控制在0度以下的温度,3至5分钟喝完,最后咬一口青柠。

恰到好处的酸甜,与快速上升的酒感混合,让人禁不住感性地想起与酒有关的所有夜晚。

热带、植物与南美风情

很久以前,龙舌兰被认为是廉价的烈酒,而其常常搭配盐和柠檬,更被说成是为了掩盖它“奇怪的味道”。龙舌兰酒的原料,相较于其他酒类略微特殊:它采用墨西哥当地一种特有的植物——龙舌兰草(Agave)。

正因如此,龙舌兰在墨西哥就像一个背负着历史的传奇老人,自古以来就为当地人所熟悉,其叶刺与花茎还被当地人取来制作工具与日用品。

作为沙生植物,龙舌兰的种植并不难,但其成熟的过程却很漫长。从种子到长成,要达七八年之久。它成熟后,只有在时机合适时,才会开花结果。茎内汁液储存了养分,开花结籽都靠它。

龙舌兰草

最早的时候,当地人发现,这种汁液因为含有糖分,味道微甜,便取之以土法制酒,称之为“Pulque”。但在当时,Pulque主要作为祭祀和仪式用品,并不是普罗大众可以喝到的饮品。

到了今天,Pulque已经走入寻常百姓家,墨西哥人多配以水果、辣椒酱、胡椒、蒜、盐等重口味的东西来喝,颇具南美风情。但Pulque作为比较古老的酒种,目前除了美洲,其他地方很难尝到。

关于Pulque还有一则趣闻。或因欧洲人的啤酒曾抢去Pulque酒商的生意,近年来,Pulque竟成了某种保卫传统风俗的象征物,还有酒商店起名为“Starpulque”,颇具揶揄星巴克(Starbucks)之意。

以土法制取的Pulque

现在市面上比较流行的龙舌兰酒,属于蒸馏酒。一般来说,刚蒸馏好的龙舌兰酒是无色透明的,但在制作过程中,由于橡木桶的“陈年”作用,酒体吸收橡木色泽而慢慢变深,会逐渐呈现淡黄色甚至是琥珀色。因此,使用不同的橡木桶、陈放的时间长短,都会让龙舌兰的色泽发生变化。

根据陈酿年份的差异,龙舌兰酒又分为白龙舌兰(Blanco)、金黄龙舌兰(Joven/Oro)、微陈龙舌兰(Reposado)、陈年龙舌兰(Anejo)和超陈龙舌兰(Extra Anejo)五种。其中,白龙舌兰最年轻,超陈龙舌兰陈年最久。

年轻的龙舌兰酒酸度突出,带有柑橘和咖啡味。而陈年后的龙舌兰口感更圆润柔和,有与陈年威士忌类似的木头、香草、焦糖风味。

乔丹在纪录片《最后一舞》中所喝的龙舌兰1瓶价值1800美元

也有一些酒的黄金色泽并非来源于陈年过程,而是添加了焦糖或橡木萃取液,为的是使它们看起来与陈年过的酒体相似。这一类喝起来的口感,相对来说柔和许多。

不只Tequila

说起龙舌兰,大多数人会直接和“Tequila”这个名字挂钩。但实际上,你在酒吧喝进肚子的那些shots,不一定是“Tequila”。

在墨西哥,政府规定,只有用在法定区域种植的蓝龙舌兰草酿制的龙舌兰,才能称为“Tequila”。同时,最少要有51%的发酵糖分来自蓝龙舌兰草。

但其实,最早命名为“Tequila”的酒,和植物种类并没有什么关系,而是源于镇名,指的是在Tequila镇一带产出的龙舌兰蒸馏酒。

17世纪,墨西哥由西班牙人统治,酒是政府的专卖品。但因西班牙离墨西哥太远,酒的运输费用太贵,成本过高,卖价也高,导致买的人少,根本赚不了钱。

政府为增加税收,就将专营牌照发予了Tequila镇一带几个家族作坊。这些作坊生产蒸馏酒并进行售卖,节省了一大笔远洋运输开销,酒也在当地卖得风生水起。

之后由于Tequila的生产过程受到政府监管,才慢慢变得只许以蓝色龙舌兰酿制。严格到什么程度呢?政府偶尔会派人往农田抽取植物样本,化验龙舌兰的基因,以查明它们是否是纯种。毕竟,龙舌兰属约有200个品种,用一般龙舌兰草茎汁所生产的蒸馏酒,只能泛称为“Mezcal”。

“Mezcal”在阿兹特克人语言里,意味着煮熟的龙舌兰叶子。它早在殖民者到来之前就诞生了,曾在古老的Olmeca遗址的考古中被发现。

Mezcal酿造者依旧坚持古法酿造工艺

这种古老的基因,也让许多Mezcal酿造者依旧坚持古法酿造工艺:挖坑将木头点燃丢入,上面放上火山石,接收燃烧的木头的热量,然后把处理好的大棵龙舌兰本体放进去填埋,最后盖上一层泥土。

就这样,经数天烘烤,里面的植物开始焦糖化。用这种传统工艺酿造出的Mezcal,会更带烟熏的风味。

龙舌兰时光

我的朋友里,饮酒的人分为两派。一派认为,喝酒就要喝到位,整个世界都在酒杯里摇晃才好;另一派则追求微醺的境界,恰到好处是他们的信条。龙舌兰shots属于危险系数比较高、往前一派靠的类型。

学生时代,龙舌兰shots是聚会必备。朋友聚会喝得猛,直接拿出一瓶,摆好一打shots杯,游戏玩起来后,轮流空杯,热热闹闹。

但当从校园毕业后,喝酒的方式似乎也随着青春告一段落而变得稳重。现在我们依然热爱龙舌兰,却更享受后一种境界,做一杯调酒,不追求一时刺激,而体验醉与不醉的过程。

《寄生虫》剧照,女主人公手中的Patron龙舌兰酒,是墨西哥的国宝酒

龙舌兰最经典的调酒,就如开头提到的那样。龙舌兰本身略带涩味的浓烈气息,用橙味力娇酒可以削减,盐可以中和柠檬的酸,这样来一杯,既不会太快上头,又能保留并且扩展龙舌兰的风味。

如今,夏天到了,鸡尾酒入门款的“龙舌兰日出”,肯定又会成为酒吧的首选。酒杯中放入七分满的冰块,龙舌兰加橙汁到九分满,搅拌均匀,再沿杯壁倒入石榴糖浆。

酸甜的口感,让人立刻想到南美的沙滩——撑起遮阳伞,戴着宽边遮阳帽,躺在沙滩椅上饮酒,看碧海蓝天。

多元跨界的时代,酒也不单单在酒类玩花样,它和咖啡一直都是好朋友。由于地理环境和气候的原因,墨西哥的咖啡种植区靠近危地马拉。

这里的水洗豆也气味芳香,品质优良。在杯底倒入一小杯龙舌兰酒,然后加牛奶和咖啡,奶系的口感,似乎能把龙舌兰温柔细腻的一面给激发出来。

说到与咖啡结合,美国有家咖啡公司Fire Department Coffee就一直致力于将烈酒风味与咖啡豆结合,让人们解酒瘾的同时还可以更清醒。这家公司之前就推出过波本威士忌、爱尔兰威士忌、朗姆酒口味的咖啡豆,现在也把脑筋动到了龙舌兰身上。有渠道购入的朋友可以试试。

其实,酒的创意没有界限,喜欢什么味道,都可以大胆尝试。但对我而言,龙舌兰不仅是味道和创意,还关于开始,还关于结束。

在我留学期间的最后一个夜晚,尽管第二天要赶早上七八点的回国航班,却还是和朋友临时起意,去了酒吧,热泪盈眶干掉两个tequila shots,说着“我们还要再相见”。

现在,每次去酒吧,我还会偶尔冒出那时候的画面。但如今的我们都不会再喊着买醉,只是就着龙舌兰散发出的香浓气息,让温柔的夜里,包裹着青春的秘密。

今天,向大家推荐一个朋友:看世界。

看世界是南风窗的兄弟媒体,我们相信:世界比想象更有趣。

在这里,政治学者带你解读世界局势,剖析政坛动荡;历史学家为你讲述悠长历史,回溯往日时光;背包客娓娓道来诗与远方,带你领略文化碰撞;电影爱好者向你推荐高分影片,满足你所需的精神食粮……跟随作者的笔触,我们观察世界、奇遇人生。

关注看世界,用思想丈量世界,找回一颗自由而有趣的灵魂。做一个世界的水手,奔赴所有的码头。

作者 | 竹几

排版 | 刘梦恬

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184725390@qq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20 琪琪影院-免费在线观看最新VIP会员电影电视剧-海量高清视频下载 icp200402